宫小七七七

陌上花开缓缓归。

雲隱:

最伟大的阉伶(castrato)歌唱家法里内利(Farinelli)的传记电影《Farinelli Castrato》译成《绝代妖姬》似乎用力过甚,不过也比较贴切。

因为“妇女在教堂内必须保持缄默”的规定,加之圣咏中的高音声部男性的音色很难驾驭,儿童肺活量又比较小,于是梵蒂冈的西斯廷教堂最先引入阉伶歌手,继而风靡整个欧洲。

16世纪到18世纪的歌剧舞台上,阉伶几乎包办了一切角色,意大利正歌剧的浮夸绚烂,正是由于阉伶的华丽唱腔,影响了观众的审美。歌剧创作中,剧情不再必要,器乐也只是伴奏和烘托人声。

阉伶有着极为清澈的高音,灵活的喉咙,加之巨大的肺活量,能唱出震慑人心的...

雲隱:

Adagio in G Minor for Strings and Organ, "Albinoni's Adagio"

为管风琴和弦乐所做的G小调柔版,阿尔比诺尼柔版。


巴洛克时期的传世名作,我的葬礼就要用这首曲子。

Adagio的旋律可以说是美到了极致,这是一种悲剧的美,旋律堆叠到最高峰甚至有“凄厉”之感,好似在描述一次为死去爱人的送葬。


这首G小调柔版(Adagio in G Minor)虽然题为阿尔比诺尼(Albinoni)所做,但现在普遍认为是贾佐托(Giazotto)假托阿尔比诺尼之名发表的。贾佐托自称在被德...

亲情就如握在手心里的红线。

现世安稳,我惟愿静好。

最爱的那座城,厦门。
可能是因为那里有个难忘的人。

相见不如,怀念。

其实习惯一个人,不知道为什么非要两个人生活。

还未老,却开始怀念。

© 宫小七七七 | Powered by LOFTER